中国与牛津:牛津大学校长汉密尔顿教授做客“牛津讲坛”

Vice-Chancellor Professor Andrew Hamilton

2012年2月6日下午,牛津校长(Vice-Chancellor of Oxford)安德鲁•汉密尔顿教授(Professor Andrew Hamilton)莅临牛津中国学联高端学术讲座系列“牛津讲坛”,在圣约翰学院(St John’s College)礼堂,为到场的五十多位中国学生、学者献上了一场主题为“牛津与中国”的精彩演讲。

讲座在历史回溯中开始。汉密尔顿校长首先带领大家近900年重温牛津的国际化历程。这一历程始于12世纪第一个留学生的招收。时至今日,牛津全校非本土学生和教员比例均超过40%,近40000名校友和各类分支、合作机构遍布全球。作为学术出版界一枝独秀的翘楚,牛津大学出版社在全球50个国家设立的代表处,每年出版图书近50000种。“我们可以自信的说,世界上没有其它任何一所大学,在国际化水平上能与牛津媲美。”

接下来,汉密尔顿校长具体阐述了牛津与中国悠久绵亘的交往。早在17世纪晚期,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在初创之际,就收藏了一批中国典籍。但在当时,全英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读懂中文。这批典籍就此沉睡拜年,直到清代的沈福宗到达牛津进行翻译、编排。1910年,牛津设立第一个中文教席,理雅各(James Legge)成为第一位中文教授。1939年,牛津开设中文本科学位。2008年,牛津大学中国中心正式成立,进一步巩固了牛津大学作为欧洲乃至世界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重镇的地位。今天,牛津大学的中国学生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留学生群体。牛津与包括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等多所中国高校建立了横跨人文、理工、社科各个学科的研究合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丰硕成果。牛津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高级领导力培训项目”迄今已培训来自中国各个层级的中央和地方官员近3000人。

在这样一幅绵密交织的中国-牛津联系图景中,牛津大学出版社尤其特殊的地位。早在上世纪初,牛津大学就在香港设立其代表处,并于改革开放以后在北京、上海也设立的办事机构。汉密尔顿校长去年到访中国时,曾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进行会晤。李源潮部长深情的告诉汉密尔顿校长,他儿时知道的唯一一个外国地名就是牛津,因为他当年学习英语的全部材料都出自牛津大学出版社。

光荣属于历史。汉密尔顿校长在演讲的结束部分,列出了牛津与中国在新世纪所面临的几大挑战,如中国学生奖学金提供、中国学生如何融入本地文化以及如何进一步促进中英两国青年交流。牛津中国学联主席胡梦晨给校长赠送了一套精美的中国生肖剪纸,表达真挚的感谢和美好的祝愿。

在接下来的交流环节中,汉密尔顿校长认真回答了到场观众提出的问题。关于“如何看待中国崛起”,汉密尔顿校长认为这一趋势不可阻挡,但也从教育领袖的角度,强调了学术自由的重要性。关于“如何应对欧债危机”,校长幽默的提醒大家不要过分紧张,因为在牛津近千年历史上,也许只有肆虐欧洲的黑死病才能算作真正的危机。与此同时,校长也进一步指出大学应对经济、政治环境波动的最好办法,就是最大程度的保障自身财政的健康与稳定。汉密尔顿校长还就同学们关心的英国移民签证收紧问题给出了明确的信息:“英国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极大的受益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移民。此次政策变化,释放了极为负面的讯号,令人担忧。我们在法律的框架内,近最大努力表达自己的观点,争取移民政策向更为开放、宽松的方向发展。”
活动结束之后,汉密尔顿校长与到场的学联志愿者和观众亲切合影,并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安德鲁•汉密尔顿教授1980年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后,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路易斯•巴斯德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1981年,被任命为普林斯顿大学化学系助理教授。1988年,担任匹兹堡大学化学系主任兼教授。1997年起,受聘于耶鲁大学,2004年-2008年受聘于耶鲁大学教务长职位。汉密尔顿教授是国际著名的化学家,1999年,获美国化学学会颁发的阿瑟•C•库伯学者奖;2004年,当选美国科学促进会和英国皇家学会会员。2009年,汉密尔顿教授正式就任牛津大学校长。

供稿:彭錞
摄影:黄伟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