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享之周第二讲: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研究员加藤嘉一先生《走出教育》

思享之周第二讲: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研究员加藤嘉一先生《走出教育》

教育事业影响国家未来。中国未来的发展必将以人为本,靠人发展,那么,教育尤其重要而深远。那些走出国门的中国留学生给“祖国”带来的将是人才流失还是文艺复兴?

1月27日 牛津学联迎来了“思享之周”系列学术讲座的第二位演讲嘉宾——加藤嘉一先生。加藤先生1984年生于日本伊豆,2003年非典高峰时期来到中国,曾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习,是现今比较活跃的时事评论员之一。这次是加藤先生第二次访问英国, 也是第一次造访牛津,在牛津大学三一学院古朴的Danson Room里,他基于自身的游学经历和牛津的学子们一起探讨如何走出“教育”。 

讲座之前学联的葛诚先生作为本次《思享之周》活动的主要策划、组织者之一,首先为一周的讲座活动致开幕辞。他表示希望同学们透过学联组织的“启智”讲座,能够建立一种跨越专业院系的思想格局,诱发出一种让人乐于挖掘、勤于反省乃至勇于抛弃的气质。现实一点来说,他认为所谓的“启智”可能是专业上的启发,更有可能是嘉宾分享个人经历时引起的共鸣,甚至是一种反思。接着他表示,学联同学们凭着一腔热情所铺就的讲座,无非是想让牛津的学人学子们有机会聆听这个时代的回音,至于这个回音本身正确与否、客观与否,则希望交由每一个听众自己去思考、判断,交由时间去检验、历史去印证。但是,葛诚先生认为再精心的安排,依然可能会令听众带着疑惑失望而归——失望于讲座本身并未提供急切寻找的解答,演讲内容既非经世济用,也没有提供时代热点议题的解决方案;疑惑于演讲者的背景和诚信、观点及立场,而葛诚先生认为这恰恰是牛津千年老校的精髓所在——“并非扔给你一堆死答案,而是刺激一堆新问题”,这份精髓与生俱始、与生俱终。 

在葛诚先生为《思享之周》致辞之后,加藤先生开始演说,首先他戏称自己对教育的体悟都是“不同背景和价值体系不断碰撞”的结果。出生于日本,留学中国,现在又访学美国,有着丰富游学经历的加藤先生对中国和日本的教育体制有着较为细致的观察,也持有一定的思考。

 

他认为教育的根本是将人培养为人才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共同作用的结果,然而中日教育在这三方面都面临着重大的挑战;因此,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其教育环境都存在令人担忧的一面。即便如此,在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和学校环境都无法满足现有教育需求的情况下,中国在人才的流动性方面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从侧面弥补教育大环境的不足。

 

谈到港台和大陆的人才互动,加藤先生认为“香港的媒体、金融和教育都与大陆人分不开,香港已经成为中国战略发展的缓冲地带和促进中国未来发展的人才聚集地”。与香港略有不同的是,大陆人才去台湾发展,感受强烈的往往是当地的文化环境和家庭环境。 

最后,他希望从“中国教育”走出的年轻人可以持有更加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并且在符合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对社会问题有一些思考,并认为“ 这是年轻人应该具备的一种素质”。而海外人才引入机制的建立势在必行,并且,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间接影响当下的教育现状。 

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演讲结束后,加藤先生积极地和听众们互动,并且与牛津的学子们就教育本质与教育传统等问题进行了坦诚的沟通和交流。

 

撰稿:齐雯(首稿)、葛诚(修撰)

编撰:葛诚

校对:葛诚

摄影:冯星

思享之周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