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式教育的火种遍洒世界,研究生的聚首笑满津城 (3月12日新国大 & OXCSSA)

文章语言(Article Language Switch):简体中文 / English

——记3月12日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生会(NUS GSS)与牛津中国学联(OXCSSA)交流

初春的牛津阳光遍洒,雨露均均,不见冬日凄风苦雨,却是行走踏春好时节。明媚的阳光下,湛蓝的晴空中,牛津出现了一群可爱的小伙伴,他们来自万里之遥的“狮城”新加坡,他们就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生会(NUS GSS)的学生代表,初访牛津,行走牛津,探寻牛津的千年境遇。
NUS GSS Balliol
初见NUS小伙伴是在Trinity College的门口,满眼的青春活泼的气息以及7比2的女男比例瞬间感到男生们如同放牛娃一般的春天,想起明天的牛津非诚勿扰,不觉这才是真正的非诚勿扰啊,至少是pre-非诚勿扰。古语有云,人生几大幸事无非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想着想着今时今日恐怕4中有2了吧。金榜题名自是人人有份,他乡故知却是在荔文和麒霖的异国校友中蒙蒙而生。

新加坡承继着英国的教育制度与风格,NUS小伙伴的到来,无论是从教育模式和英华背景都可谓是同出一辙,自然话语多多,笑声多多。无论是漫步Trnity的方庭教堂,Balliol的Garden餐厅,Exeter钱钟书杨绛的足迹,抑或是大学图书馆的典范之作Bodleian,一砖一石轮转着千年的时光,诉说着中世纪的黑暗、朦胧,预示着文艺教育的光明与曙光。踏足石板小巷,从不知托尔金、撒切尔究竟在斑驳的青苔上留下了怎样的足迹。每每向NUS小伙伴谈起牛津万事万物时,最多的词无非是“最早”、“最大”之类,也许当今朝气蓬勃的NUS小伙伴也在好奇着一千年的沉重历史将要把这个学校带向何方?我们也在思索着沉重的历史与现代的活泼究竟如何融合呢?

闲庭信步须有时,少不了的走走停停,也缺不了的桌面会谈。前往会议室的路上,NUS的刘正忽然兴奋的喊道:“就是这栋楼,NUS的那栋就是这栋的图纸搬去建造的!”哈哈,不禁一笑,看来NUS和Oxford的纽带又多了一个了。会议室位于Chemistry Research Lab,初看总觉搞笑异常,实则暗藏深意。作为英国首个化学实验室100多年前就诞生于Oxford,作为它承继者,从04年由伊丽莎白女王揭牌,到07年接待温家宝总理,这座楼承继者历史,也开创者未来,全透明的玻璃结构也让NUS的小伙伴看到一个不一样的Oxford——古老的砖石并不是Oxford的全部,玻璃钢筋同样是Oxford的铮铮铁骨。
GSS CRL 2
会谈的内容主要包括两大方面,一个是双方大学和城市的介绍,一个是社团组织架构和日常运行管理的细节问题。NUS研究生会GSS已经有29年的历史,每年会组织30多项各类活动为3000多名研究生服务,同时联系校内外,拓展自身影响力。牛津学联自身在这里我就不再赘述了,相信大家也很熟悉了。自由交流之时,大家最为关心的话题包括组织架构的建设、活动人员的配置、活动覆盖的人群范围、如何调动本科或者研究生的积极性、经费及财务管理等。

日将渐晚,余晖残落,如同所有的相聚都是曲终人尽终散场,NUS GSS与OXCSSA自然也不例外,无论是NUS GSS的朝阳日出、剑指长空,还是OXCSSA的沉稳大气、儒家风范,相互学习融合、取长补短确实大家的共识。也祝愿NUS GSS的小伙伴们英国旅途愉快,牛津的夜空也因你们的到来而星辰璀璨!
GSS CRL 3
NUS GSS Reps:
刘正、王斯奇、李小溪、曾麒霖、Yiyun Kuang、He Shuai、Ryan Lim、Audrey Lim、Lyana Wang

OXCSSA Reps:
杨佳瑜、涂荔文、施榴、方逸文

撰稿:方逸文
摄影:涂荔文、Audrey 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