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华文讲坛:编纂民法典的进程与展望

本学年访问学者部品牌讲座“华文讲坛”第二讲依旧在的Balliol College Lecture Room 23举办。讲座嘉宾是自四川大学法学院的访问学者王竹教授。

1

讲座开始前,在播放的侵权责任法系列讲座宣传片中,王竹老师生动条理地介绍了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侵权责任法。王竹老师在宣传片中提到的“透析法理,追寻正义”,不但赢得了现场阵阵掌声,更加激起了观众对法律的浓厚兴趣。对于许多人来说,法律的编纂是十分陌生的过程。王竹老师首先用通俗易懂却不失准确严谨地方式为我们详尽地介绍了现代国家的法律体系,即宪法、三大实体法(民法、刑法、行政法)、三大程序法(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以及部门法。并由此引出当天讲座的主题,民法典的主要内容。其中,民法典主要由五个制度构成:民事主体制度(针对自然人、法人和其他民事主体)、财产法律制度(包括物权法、合同法、继承法等)、身份法律制度(包含婚姻法、收养法等)、民事责任制度(囊括违约责任、侵权责任等)、以及其他民事制度(例如人格权、债法总则、民事法律行为、代理和时效等)。民法概念在公元5世纪左右就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雏形,“民法一词来源于罗马法的市民法,是相对于万民法而言的”,王竹老师带着观众追溯民法的源头。市民法它主要调整罗马公民之间的关系,万民法主要调整罗马公民与外国人之间的关系,在优士丁尼编纂《民法大全》,即公元5世纪时,将两法合并。

世界各国的民法典既有共通性,又同时适应于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形。王竹老师为观众一一介绍了历史上较为典型并且对我国民法有着重要影响的民法典。自1955年第一次民法典的起草开始,到1999年《合同法》的通过,标志着第四次民法典起草的开始,我国的民法典得到了不断地完善。

关于最近一次民法典起草,王竹老师向我们介绍了其中四种思路,即“松散式、邦联式”思路:将已经通过的《民法通则》《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继承法》《婚姻法》《侵权责任法》汇编为民法典。第二,理想主义思路:提倡回到罗马法,采用“三编制”。第三,现实主义思路:采用德国式“五编制”编纂民法典。和第四种,实用主义思路:以现行法为基础,通过“非基本法律法典化”模式编纂民法典。

王竹老师开始更加深入地为观众描述编纂民法典进程中的主要焦点,观众开始在王老师的引导和耐心讲解下参与到一系列焦点问题的讨论当中,其中包括(1)“编纂”民法典与“起草”民法典的差别;(2)“民法总则”通过之后《民法通则》何去何从?(3)“人格权法”是否应该独立成编?(4)是否需要起草“债法总则”?

最后王竹老师分析和展望了编纂民法典的合宪性,解释了“合宪性推定”以及它的正当性,让听众更好得理解为何学者之间会有关于法律是否违宪的争执,在以往又是如何解决了这些问题。王老师着重讲到了目前民法典编纂的进度以及将来法典化会遇到哪些困难,以及他计划如何去解决,其精妙的解决方案让我们赞叹不已。

王竹老师用浅显而幽默的解说,和准确形象的实例,让我们对民法有了一个具体的了解。

在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王老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我们介绍了民法的演变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其中穿插了王老师个人的经历,使得讲座充满趣味,现场常常响起观众们的掌声。同时王老师也十分注意与听众的互动,激发了大家的兴趣,同时也让我们对法律的制定与颁布的过程有了更清晰的概念。

2

令观众尤其印象深刻的是王老师关于几次学者论战法律违宪,最后用合宪性推定解决的论战,不但十分有趣,而且引发了大家的思考。讲座结束后,王老师一一解答了与会的老师与学生提出的问题,改变了许多人认为法学应当是十分枯燥的专业的看法,让许多学生对法律充满兴趣。最后,讲座在学生老师们热烈的讨论下结束了。

3

主讲人简介:

王竹

法学博士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

四川大学市场经济法治研究所执行所长

《民商法争鸣》执行主编

兼任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副所长

东亚侵权法学会副秘书长

世界侵权法学会执委会秘书长。

 

1999年-2009年相继在中国人民大学获得管理学学士、民商法学硕士和博士学位。2007年秋季获得“中国发展交流基金”资助赴我国台湾地区东吴大学求学,2008-2009学年获得美国富布赖特基金会资助赴康奈尔大学和耶鲁大学求学,2015-2016学年牛津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

 

主要研究领域为民商法和法律大数据分析。发表论文110余篇,独著《侵权责任分担论》《侵权责任法疑难问题专题研究》《编纂民法典的合宪性思考》,译著《美国侵权法:实体与程序》,合著、编著若干。

个人主页:www.profwang.com

百度主页: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731783/6521895.htm

 

 

 

 

组织策划:曾至昕

主持:张斌

宣传稿:曾至昕

新闻稿:张宸羽凉